三次杀害伴侣的男人

三次杀害伴侣的男人

  1981年,西奥多‧强森(Theodore Johnson)初次犯案杀害了一名女性,他先用花瓶攻击妻子伊冯娜(Yvonne Johnson),接着将她从九楼公寓阳台推下。认罪时他供称两人争吵使他「情绪激动」,最终法院以「过失杀人罪」将他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。

  1992年,强森再次痛下毒手杀害前女友伊冯娜‧本内特(Yvonne Bennett)。他趁着孩子睡着时,用皮带勒死了她。强森这次「情绪激动」的理由,是因为本内特拒绝接受强森为挽回她买回来的巧克力。然而,他再一次成功地减轻刑责,被送到精神科病院关押。两年后他被释放重回自由,又开始与其他人建立新的关係。

  2016年12月,安吉拉‧贝斯特(Angela Best)因为和强森分手与别人在一起,不幸成为强森手下的第三名受害者。这次,现年64岁的强森因谋杀罪名被判处26年有期徒刑。但更骇人的是强森并非唯一一个杀害女性,又重新获得犯罪机会的男性犯罪者。

三次杀害伴侣的男人

  去年七月,52岁的罗伯特‧特里格(Robert Trigg)因六年前谋杀伴侣苏珊‧妮科尔森(Susan Nicholson)被判刑,在此案发生的五年前,他也曾杀害前女友卡洛琳‧德夫林(Caroline Devlin)被判「过失杀人罪」。起初,西萨塞克斯郡警方不认为这起死亡事件有任何疑点,后来因尼科尔森的家人不信任警方调查,委託一名私家病理专家调查,才终于将他定罪。

  在更早之前的1983年,基思‧沃德(Keith Ward)也辩称因情绪激动杀害了伴侣朱莉‧斯特德(Julie Stead),仅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。七年后,沃德重蹈覆辙杀害了前女友瓦莱丽‧米德尔顿(Valerie Middleton)。

 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每四名女性中就有一人曾经历家庭暴力。而去年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,平均每週就有两名女性遭现任或前任伴侣杀害。这些犯罪者不断躲过司法系统的制裁,连续杀害了女性伴侣,为何无人看出他们暴力杀害妻子和同居人的模式,导致憾事不断发生呢?

三次杀害伴侣的男人

  对连环杀手特别感兴趣的犯罪学家大卫‧威尔森(David Wilson)教授表示:「严格来说西奥多‧强森是一名连环杀手,又是怎样的背景让他能在两度进监狱再次杀人?这种背景是厌女心态。女性遭到与自身有情感关係的男性杀害,经常被认为是偶然或不小心发生的悲剧。而去年,平均每週就有两名女性死在现任或前任伴侣手中。这种异乎寻常的情况,开始揭示的不只是连续杀人,而是变成天天上演的谋杀现象。人们毫无反思的想法,也使得女性遭暴成为常态。」

  虽然现在人们看待家庭兇杀与家庭暴力,已经比1981年强森首次被定罪的时候具有更多见解,但这是谋杀或施加暴力的合理藉口吗?或许是因为「家庭」这个词,使它在某种程度上被修饰。英国媒体对此类犯罪的报导,也时常倾向于同情犯罪者,例如《每日邮报》(Daily Mail)将2016年7月杀害妻子和女儿的兰斯‧哈特(Lance Hart)描述为「一个被抛弃的父亲」,并引述相关人士的发言:「我不清楚他们的婚姻出什幺问题,但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何必须杀害自己女儿。」

  家庭暴力行为往往被视为「特定关係内」所发生的事情。它属于私人关係,而非整个社会。妇女援助组织「Women’s Aid」主席、前大律师(barrister,英国有资格在任何法庭辩护的出庭律师)凯蒂‧高斯(Katie Ghose)表示:「我们经常听闻男人谋杀女人是一场悲剧或冲动犯罪:错误地将它想成一种绝不会再发生的单一事件。」

  为了揭示日渐频繁的家庭兇杀情况,「Women’s Aid」与建立「女性死亡计数」(Counting Dead Women)部落格的凯伦‧英格拉‧史密斯(Karen Ingala Smith)合作,已经在过去两年发表一项名为「女性遭杀害普查」(femicide census)的数据报告。它记录了英格兰、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一年之中,所有遭男性杀害的女性人数。2016年的数据显示,共有113名女性遇害。

三次杀害伴侣的男人

  高斯说:「『女性遭杀害普查』显示,这些并非单一孤立的事件。它们是以厌女症为基础的重複模式,而我们必须摆脱这种只是家庭或私人问题的想法。这些案件让我意识到,它们皆为重複的控制与暴力模式。」以强森的例子而言,他与所有被杀害的三名女性皆有着高度的控制关係。杀人后他有两次曾试图自杀:一次是杀害本内特后试图上吊自杀;这一次是杀害贝斯特后企图撞火车自杀,过程中他失去了一只手臂和手掌。根据威尔森教授指出,这并非畏罪自杀,而是更深度的控制行为表现。他说:「这是他构建供词来解释罪行的方式,他试图继续掌控对自己陈述的控制权。」

  高斯提到:「行为的重複模式需要被曝光,也需要通知刑事司法机构。她引用最近一次的女性被杀害普查数据,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女性受害者是遭到现任或前任伴侣杀害;在2013年的受害妇女中,有三分之二是在自己家中或同居住处遇害;被前任伴侣所杀害的女性之中,有77%是在离婚或分手的第一年就遇害。」

  她继续说:「如果我们可以更妥善地了解这种男性暴力杀害女性的模式和根源,刑事司法系统或许能对高危险犯罪者做出更适当的判决。当犯罪者有资格获释时,也应该给予女性适当的支援与保护。如果女性自由与安全生活的权利受到重视,我们就不会再看见忽视男性暴力所造成的后果。」

  伦敦都会大学儿童与妇女受虐研究部主任莉兹‧凯利(Liz Kelly)则表示:「这种案件不知为什幺,不太被大众视为破坏社会规範的犯罪行为。」或许是审判不太可能提及厌女症,风险评估报告中也没有这个词。正如凯利所说:「厌女症不被视为一种极端危险的犯罪形式……但我们需要辨识出这些仇恨女性的犯罪者,并了解到他们对所有女性都具危险性。」

参考报导:Guardian

图片出处:Peter Almay@flickr、European Parliament@flickr、BBC


相关文章阅读